肺癌IIIA期,病情分析无误,治疗目的错了!
  • 2019-02-09T21:23:29.000Z

本文非小说,而是科普文章。是MORE Health爱医传递真实案例,因为需要保护患者的私人信息,患者名字为马甲。在世界的每一个地方,都有人在与癌争抗。分享抗癌故事,让更多的人不再因患癌恐慌。


 1 


年根将近,要说到什么最让人害怕,“别人家的孩子”绝对是检验你能否过个好年的唯一标准。小的时候,总有一个别人家的孩子,比你考得高;长大之后,总有一个别人家的孩子,比你赚得多;年迈之后,还有一个别人家的孩子,比你家孩子过得好。


如今,中国和美国已经互相成为了别人家的孩子。美国的总统说:看看人家的基础建设,美国比起来就是第三世界。中国的癌症患者说:看看人家的新药,绝症都快搞成慢性病了。

 

确实,美国的癌症治疗总体上比中国强,从癌症患者5年生存率就可见一斑。

 

但是,美国的癌症治疗只是新药新药那么简单吗?作为《焦点访谈》的忠实观众,我决定用事实说话。


 

 2 

 

四哥,50岁,知天命之年。

 

2017年12月,在医院进行胸部CT检查时,发现左肺下叶有3.5公分的疑似肿瘤。

 

这个时候,四哥吸烟的历史正好4年。用四哥自己的话说,他吸得也不多,每天就半包烟。

 

四哥做的第一件事,是把烟戒了。

 


第二件事,便是在一周后接受了手术。


这是一个胸腔镜手术,把肺左下叶疑似肺癌部分切除,左侧胸膜粘连烙断,左侧肋间神经封闭,手术过程很顺利。手术后病理诊断,确定为左下肺浸润性低分化腺癌,因为有一个被切除的淋巴结里也发现了癌组织,所以病理确定为IIIA期 (T2aN2M0)。

 

四哥还做了第三件事,基因检测,发现有EGFR L858R突变。

 


 3 

 

做完这三件事,四哥没有继续做治疗,一是因为术后还在恢复,二是因为四哥很困惑:因为淋巴结发现癌细胞转移,四哥被告知自己的病情属于晚期了,今后所有的治疗,只是拖延一下生命。如果要拿钱来砸死神,怎么样才能砸得更有效果一点、让死神晚一些到来?


“自己就像是向日葵,治疗就像是层层抵御僵尸入侵的植物,而僵尸就像是死神”


四哥还想知道,听说美国有最新的EGFR靶向药物,还有PD-1等免疫治疗的神药,如何才能用上这些新药?

 

于是,四哥做了第四件事,他联系了MORE Health 爱医传递,这家专门做跨境医疗服务的机构安排了4个美国医生,给四哥进行会诊。

 


 4 

 

会诊医生认为,四哥肺癌病情的病理分期分级准确,但是治疗目的错了:四哥是IIIA期,治疗目标应当是治愈,而不只是延长生存期。

 

有人被查出癌症,直接就是吓傻,能够镇静治疗的,都是勇士。要说癌症能治愈,对于绝大多数患者,都是天方夜谭的感觉。

 

但是,癌症是分不同病理期的,即便同样是肺癌,从早到晚分为I期、II期、III期、IV期。越是早期的患者,治愈的机会越高。

 

根据美国癌症协会的数据,IIIA期非小细胞肺癌,属于III期中的早期,经过治疗,5年的生存率是36%。这个36%的比例听上去并不激动人心,但是足够大到看得见希望:这里面有一部分人,不但能活到5年,还能活过10年甚至更长,属于可以治愈。

 

如果再晚一点,到了IIIB期,五年生存率就会很快下降,想要谈治愈,那就很难了。


 



 5 

 

对于四哥的病情,医生们给出这样几点会诊意见:

 

1. 需要做一个头颅MRI检查,排除脑部转移的可能性。如果确认四哥的肺癌没有脑转移,那么后面就可以使用辅助治疗来实现治愈这个目标。这里需要解释一下,在美国,癌症的辅助治疗指的是切除肿瘤后进行的正规治疗,这与国内常见的辅助治疗不一样,后者往往只是用来缓解患者的某些症状,跟调理差不多。



2. 辅助治疗推荐使用顺铂化疗,配合放疗。顺铂联合培美曲塞(Pemetrexed)化疗是首选的化疗方案,其效果是经过临床试验证明的[1],而且在辅助治疗中,培美曲塞也比长春瑞滨(vinorelbine)副作用更小,患者更容易接受[2]。放疗则是因为四哥有淋巴结转移,因此需要考虑在化疗后采取放射治疗。如果出现呕吐等现象,可以服用正规的止吐药,包括盐酸帕洛诺司琼(palonosetron),福沙吡坦(fosaprepitant)等,还可以通过大量饮水,以及适当补充维生素B12和叶酸等维生素,使化疗的副作用降到最低。除此之外,四哥需要适当的运动、均衡的饮食、充足的水分,多吃新鲜水果和蔬菜,避免不必要的中草药、保健品,以最大程度地减少药物之间的相互影响。


 

3. 关于EGFR靶向治疗:四哥虽然有EGFR突变,但不是病理晚期,不属于靶向治疗的正式适应症。2017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上,中国的吴一龙教授发表了关于EGFR靶向药物吉非替尼的研究,表明在EGFR突变的II-IIIA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靶向药物比标准化疗能更加有效地预防手术后的癌症复发。但是,目前还没有总生存期的数据,所以还不是正式的治疗方案。不论如何,四哥可以把EGFR靶向治疗当作备用方案,一但发现病情进展,则可以尽快使用。


 

4. 关于PD-1抗体治疗:并不推荐。PD-1/PD-L1抗体是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属于肿瘤的免疫治疗,虽然批准用于治疗晚期、远端转移的肺癌患者,对于早期患者的辅助治疗,还属于临床试验验证效果阶段。但是,目前的证据表明,有EGFR突变的肺癌患者,从PD‐1/PD‐L1抑制剂的获益不如化疗,因此, 切除手术后的EGFR突变型肺癌都不推荐使用PD‐1/PD‐L1抑制剂来辅助治疗。

 


会诊中,美国医生推荐的方案,全都可以在中国实施,即便是可能会需要的EGFR靶向药物,第一代药物已经进入了中国的医保,价格甚至可以比化疗还便宜。


从四哥目前所需要的治疗来看,中国不缺药物、也不缺医疗设备,但是缺少什么呢?循证医学的观念和治疗的规范化。


从会诊结果可以看出,美国医生治疗的标准不是一味地给患者使用最新的药,而是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选择最合适的药和治疗方案。


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会诊给四哥带来了治愈癌症的希望,一切才刚刚开始。


 

参考文献

1. "Phase III Study Comparing Cisplatin Plus Gemcitabine With Cisplatin Plus Pemetrexed in Chemotherapy-Naive Patients With Advanced-Stage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26.21(2008):3543-3551.

2. "Randomized phase 2 trial on refinement of early-stage NSCLC adjuvant chemotherapy with cisplatin and pemetrexed versus cisplatin and vinorelbine: the TREAT study." Annals of Oncology 24.4(2013):986-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