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可怕的真相:几乎所有科室都在过度治疗!
  • 2021-01-15T22:16:11.000Z

人生在世,生病的确是一件令人害怕的事情,但是你知道吗?比疾病更可怕的是无休止的过度治疗,不仅把病人折磨地体无完肤,更甚至还会加速死亡!


每年,中国医疗输液在104亿瓶左右,相当于每个中国人一年挂了8瓶水,远高于国际水平的人均3瓶左右。

图片图片


这还只是普通疾病,在肿瘤的治疗上更是夸张。曾有人这样形容:在癌症治疗中,三分之一是吓死的,三分一是治死的,剩下的三分一才是真正因为疾病。之前,央视就点名批评了有关的过度医疗,并称超过70%的患者都遇到过过度治疗,过度治疗几乎充斥着国内大小医院的所有科室!


哪些情况可被视为过度治疗?


1. 不管不顾一刀切

很多时候当患者知道自己患癌后,就希望医生手术的时候能多切就多切。像是乳腺癌患者害怕另一侧乳房发生病变,决定两边都切除,或是原本只需要切除一小部分胃的胃癌患者坚持整个胃切除等等。


病人的想法可以理解,但这种做法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生存质量和后期的恢复,一刀切带来的除了伤疤,还有就是缓慢的恢复以及身体功能受阻。


2. 增加化疗、放疗的次数

有的患者觉得,增加化疗、放疗的次数或者增加剂量,肯定会更快更彻底地杀死坏细胞,而事实上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认知。最佳的治疗方案恰恰是找到有效范围内的最小剂量。


过度的放化疗会导致严重的急性及长期负作用,可能引起器官损伤,对后期的恢复和生活带来影响,更有甚者,会加速死亡,辐射的毒性绝对不容小觑。


3. 盲目用药

很多患者在结束常规治疗后仍然不放心,一味寻求新药、偏方、保健品等等,企图用这种方式来改善自己的状态。但盲目用药不仅不能带来健康,反而会给身体造成更加严重的状况。


其实,医生也并不想过度治疗,但很多时候,面对患者的焦虑、恐惧,部分医生为了安抚患者情绪,会不自觉地增加了药量或放化疗剂量,确保“万无一失”。但事实上,长期地过度用药可能会导致其他严重的并发症,例如败血症、肝肾功能衰竭等,反而对身体是一种伤害。

抗癌治疗方案并非越多越好


最近MORE Health 爱医传递接待了一位弥漫中线胶质瘤的年轻患者,他是一位15岁的男生小N(化名)。小N去年8月没有明显原因开始出现头痛、恶心呕吐。一般的恶心呕吐会认为是肠胃的毛病,但如果伴随着头痛,尤其是呕吐之后症状依然不减轻,往往就提示是大脑的问题。


在10月份的时候,小N的症状越来越重,到了医院检查医生第一考虑就是颅内病变建议头颅CT检查。果不其然,CT结果显示小N的大脑松果体区病变并脑积水,初步判断为胶质瘤,也就是俗称的脑癌。


所谓癌,按照严格的学术定义,是来源于上皮组织的恶性肿瘤。而胶质瘤并不是来源于上皮组织,所以并不符合癌的定义。但因为大脑里的任何肿瘤都会严重影响身体功能,不处理会致残或致命,所以往往都要按照恶性肿瘤处理。


医生考虑的第一治疗方案便是手术。小N分别在10月和11月做了开颅肿瘤切除术和脑室-腹腔分流术。前者是为了切除肿瘤、解除压迫症状,后者是为了改善脑积水。手术非常顺利,小N的症状好转,手术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小N的生活质量明显提高,能吃能睡,还可以跑步锻炼身体。


但是术后的恢复却成了难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划分,胶质瘤被分为了4级,1级和2级为低级别,3级和4级为高级别。高级别的复发风险更高,预后也就更差。而小N的胶质瘤不幸的被归为4级,术后半年复发风险高达70%。


国内的专家为小N制定了术后化疗和放疗方案。出于谨慎,小N的家人多番打听,终于找到了MORE Health 爱医传递,希望能够咨询一下国际权威专家的意见,确保小N的术后治疗万无一失。


MORE Health的医学专员团队收到会诊请求后,非常重视这件事情,立即匹配到了两位美国儿童神经肿瘤的权威专家:


一位是美国全国儿童医院神经肿瘤科前主任Jonathan L. Finlay教授,Finlay教授是儿科脑神经领域公认的、当之无愧的泰斗,他的学生们现已遍布美国、加拿大各大医院并担任着极其重要的职位。Finlay教授开创的“Head Start”临床研究方案就是为了降低放疗的长期负作用,改善儿童脑肿瘤患者的生存率和生活质量,目前已经到了第四代,并在全美50多个机构广泛使用。


另一位是美国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SK斯隆)小儿放射肿瘤学专家Suzanne L. Wolden教授,她多年来专精于肿瘤相关的放射治疗,在获得最高效的治疗效果同时,减少治疗副作用。


两位专家通过MORE Health的云会诊平台审阅了小N的病历资料,包括病史、实验室检查、影像学资料、病理诊断报告以及基因分析,对小N的诊疗计划提出了详细的意见,同时回答了小N家人的疑问:
1. Wolden教授对小N的术后放疗方案完全赞同,表示这样的方案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少复发风险。这让小N家人和他的治疗团队倍感欣慰。
2. Finlay教授对小N术后化疗方案中的脂质体多柔比星提出了异议,这是一种常用的化疗药。Finlay教授认为这种药对血脑屏障的穿透力不强,不能起到抑制肿瘤生长的作用,而且和放疗联合可能会增加神经毒性。
3. 两位教授都不建议使用免疫治疗。尽管免疫治疗目前火爆,但根据小N的基因检测接通过,他们认为免疫治疗并不会让小N获益。
4. 关于有医生建议的电场治疗,两位专家都表示了谨慎的反对意见。理由是电场治疗目前还处于临床试验当中,还没有足够有效的证据,而且这种治疗需要参与者每天背着一个沉重的设备,会对小N的生活质量带来不良影响。
5. 关于小N家人表达的参与新药临床试验的意愿,Finlay教授表示当前的临床试验大多是针对复发患者,小N目前的病情不符合大多数临床试验的入组标准。建议尽量延长无复发的时长,等待相关临床试验结果公布,如果有效可以直接采用。
两位专家的会诊为小N的家人和医疗团队带来了信心,也指明了未来的治疗方向。Finlay教授和Wolden教授也表示会继续关注小N的病情变化。如果未来条件成熟,有必要的话也可以赴美治疗。
疾病让人害怕、失去判断力
但有时候一味地“加量”治疗并不能给患者带来任何益处相反还会对身体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
最重要的是为患者找到最合适、伤害最小的治疗方案让患者在根除疾病的同时用最好的精神状态去生活

如果你或者你的亲人在人生的道路上无意中碰上了肿瘤癌症、疑难危重疾病等,需要向国际顶级医学专家求助的话,请联系MOREHealth(爱医传递)。